top of page

科技背後的國際角力:美國有辦法說服東協加入民主陣營嗎?

Howie Su


中立國立場逐漸失效,東南亞需要新的思維

美中科技衝突越演越烈,這背後是價值觀差異造成的嚴重分析,當前一個雙方積極拉攏的對象是東南亞國家,儘管雙方對中國的看法不一致,但目前雙方面臨的挑戰是找到在新領域的合作。而綜觀東南亞各國的態度,基本上可歸類為以下幾點,也是美國需要積極溝通的地方。


  1. 不強迫東南亞在美國與中國的戰略競爭中選邊站

  2. 不把東南亞拖入在南海或台灣問題上的衝突

  3. 美國不應該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現在應該考慮加入區域自由貿易協定(FTA),因為這象徵著與該地區接觸的重要協議

  4. 拜登政府的印太戰略架構(IPEF)價值有限,因為它對市場進入影響有限

  5. 東南亞對中國的崛起​​感到焦慮,並歡迎美國更深入地參與以維持權力平衡,但並不認為中國是敵人


以上訊息是2023年6月在新加坡與東南亞學者與前外交官舉行的閉門會議上再次向美中政策工作小組成員坦誠表示的,當然,不少美國人員認為這些言論已經逐漸過時,綏靖政策無助於保持地區的和平,只會讓中國在當地的影響力更大,且造成更多監控與資安問題。


當前的美國態度相當堅定:全球化和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對美國人來說已經不具備過去吸引力,國防與產業安全至上,不管你是電商還是人工智慧,別指望美國提供沒有前提的貿易市場,而東南亞再不願意,也必須接受這個事實。


圖、事實上,美國在維持南海地區安全的角色依舊關鍵

資料來源:Research Gate


美國的耐心正在快速耗盡

與過去相比,東南亞在未來與美國做生意可能會變得更加困難。正如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蘇利文明確指出,國內政治和迫切需要根本不允許美國成為該地區所希望的自由貿易的捍衛者。統計指出,2009年至2023年9月,美國位居實施保護主義貿易干預政策最多的國家之首,實施政策近9,500項;中國則位居第二,實施約 6,100 項此類政策。


第二,無論東南亞喜歡與否,美國仍將在意識形態的驅動下傳播民主價值,「志同道合」是美國外交政策的優先事項,作則成美國發起的小型多邊團體的先決條件,例如四方安全對話(Quad),包含澳洲、印度、日本和美國,在軍事上更積極合作。值得注意、且令人擔憂的是,東南亞政府似乎較少沒有意識到(或不承認),中國在資訊和虛假資訊散播、政治影響力以及情報活動在整個東南亞的普遍存在。


隨著中美之間的技術競爭加劇,國家安全考量將越來越多地推動新興關鍵領域的貿易和投資政策,而這對東南亞無疑是一大利空。雖然中國確實已成為東協所有成員國的最大貿易夥伴,但美國仍然是東協商品的重要出口市場。2021年,東協對美國的貨物貿易順差為1,459億美元,而同年對中國的貨物貿易逆差為1,077億美元。東南亞需要開始正視兩邊大國進一步衝突的可能性,特別是在貿易與科技封鎖上未來可能更為極端,而任何自認在雙方可取得平衡的國家,可能面臨更大的經貿與國際壓力。


 

作者簡介|Howie Su


產業分析師,熱愛前瞻技術與科技產業,曾服務於家族辦公室研究單位,對於商業觀測、趨勢演進與財務併購具濃厚興趣。愛貓,亦愛浮潛與跳傘。

 

創新未來學校 推薦課程:


11/4(六)開班 早鳥優惠中!


高度國際化、實務化的行銷企劃培訓!

助您破除職涯定位迷惘,

有效縮短工作撞牆期!



💪 歡迎私訊 LINE@、來電 (02)6617-1766,或關注粉絲團最新資訊!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